• <nav id="4kqmi"></nav>
  • <nav id="4kqmi"></nav>

    畢友網

    畢友網 > 分享 > 轉載 > 融資 > 「我是不白吃」6個月收獲千萬粉絲,「重力聿畫」完成 2000 萬元Pre-A輪融資

    「我是不白吃」6個月收獲千萬粉絲,「重力聿畫」完成 2000 萬元Pre-A輪融資

    2020-07-20 17:14:16小畢 1577

    獲悉,動畫內容開發公司「重力聿畫」日前已經完成了 2000 萬人民幣 Pre-A 輪融資,由艾莫基金領投,弘毅投資、微光創投、盛景嘉成跟投。此前,重力聿畫也曾獲得青銳創投、華蓋資本及創享投資數百萬元天使輪融資。

    「重力聿畫」創立于 2016 年,最初以動畫內容制作為主,開發了兩季原創美食番「食神魂」,后于 2019 年進入短視頻內容領域,開發了美食類動漫IP「我是不白吃」、生活類動漫IP「我是不白用」等,目前「我是不白吃」單在抖音渠道發布作品共 401 個,積累粉絲 1400 萬,獲贊2億,快手粉絲也擁有 700 萬,全網播放量突破40億。

    和大多數創業公司所經歷的路程相似,重力聿畫創始團隊最初以愛好和理想為「源動力」一頭扎入動畫創作賽道,但很快內容賽道長期存在的變現困境就橫在路前。直到第三年,重力聿畫終于找到了那個內容和商業的突破點。

    在重力聿畫的故事里,“選擇比努力更重要”的道理再次被驗證。而這個選擇,與創始團隊的眼光、戰略能力和業務試錯息息相關。

    從動畫制作到「動漫IP」

    在 2016 年正式創業之前,朱宇辰(重力聿畫創始人)曾在研究生期間做了兩年的動畫開發。“動畫內容制作這件事「叫好不叫座」”是他在兩年制作經驗里最深的感觸,而“不叫座”卻意味著資金的壓力會從平臺方回流到「制作方」上——這是一個不可逆的壓力。

    所以在創業的第一個項目上,朱宇辰選擇了制作「美食番」,原因很簡單——美食番更容易做餐廳和食品的植入,而品牌植入則分攤制作資金的壓力。

    兩季「食神魂」一共收獲了 4 億播放,但僅靠原創動畫,公司依然難以回收成本。究其原因,雖然品牌植入緩解了制作壓力,但 10 分鐘的短劇不能每一集都做植入,且看起來番只更新了三個月,但背后團隊其實籌劃了一整年。這一年的人員成本,平臺支付的分成及部分制作費用加上品牌植入也是 cover 不住的。

    和大部分動畫公司一樣,重力聿畫在原創之外,也需要承接一些外包項目,較強的內容開發能力讓他們很快拿到了迪士尼的項目——在漫威十周年之際,幫超級IP「漫威」擴大國內的覆蓋面。

    彼時漫威粉以男性為主,而對于此前不了解漫威的女性來說,入坑漫威電影有一定的門檻——因為十年時間里漫威已經形成了一個龐大的宇宙體系,這無疑會勸退很多女性觀眾。重力聿畫選擇幫她們把漫威宇宙拆解成2分鐘內的小視頻,用Q版形象來闡釋復雜的漫威電影宇宙,降低內容的門檻。第一期《漫威超級英雄大揭秘》小視頻播出的第一天,微博播放量超過了 500 萬。

    源于漫威系列動畫短視頻的成功,重力聿畫在2019 年7 月開始研究短視頻平臺,他們依然準備從「美食」切入,彼時平臺上美食類的賬號以吃播、探店、烹飪為主,其中不乏眾多千萬粉絲的大賬號,賽道似乎已經非常擁擠;但扎根“美食文化”和“美食科普”的賬號卻比較少,究其原因,一是美食科普可能相對無聊;二是這類內容的成本更重,參見「舌尖上的中國」的敘述方式。

    而重力聿畫的優勢在于:1)多年的動畫及喜劇開發經驗讓他們知道怎么把一個無聊的話題講的有趣;2)動畫特有的表現形式可以天馬行空,無需真的跑到某個地方拍攝,也不需要斥巨資還原某個時代的場景和道具——動畫可以輕松實現一切創意需要。

    調動了全公司 15 個人,重力聿畫在確立了「我是不白吃」這一吃貨IP后,一周內做出了 50 集內容。第一集「油條」主題的動畫視頻上線后,播放量達到了 400 萬,點贊 20 萬。2個月之后,「我是不白吃」的抖音粉絲達到了 100 萬,快手 50 萬。

    3 個月后,不白吃開始商業化。第一條商業視頻是和「上好佳」合作,前半部分視頻講述薯片的歷史,后半部分為上好佳做露出,并且在視頻上tag購買鏈接。意料之外地,這條視頻帶了幾萬元的貨,播放量也沒有過大的波動。

    “帶貨初體驗”的這條視頻給朱宇辰的兩個啟發是:第一,當你的視頻有用、有趣,即使是“恰飯”視頻,也不會被用戶反感,用戶也不會吝嗇點“贊”,甚至同樣能漲粉,“恰飯即被罵”是因為方法過于強硬;第二,觀眾愿意在有趣又有用的內容上停留,所以優質內容中的產品銷售話術也能被觀眾更多獲取,進而轉化為銷售,動畫帶貨的邏輯被驗證。

    在重力聿畫提供的帶貨案例中,ROI最好的是一款冰激凌,短視頻上線24小時內轉化的訂單超過一萬單,最終銷售金額超過300萬,登上抖音好物榜榜首,ROI達到100。

    “普通的動畫IP公司是很難投資的,因為整體變現潛力不足。而重力聿畫一直做的方向是動畫結合消費,消費這塊離電商很近。后來的發展事實也證明了動畫IP帶貨的可行性。”青銳創投表示。

    在視頻帶貨被驗證之后,今年 3 月,重力聿畫開始進軍直播。動畫IP直播的難點在于,虛擬形象對于美食體驗的張力是略低于真人的,所以重力聿畫選擇了真人+動畫形象結合的直播形式。

    我是不白吃抖音直播的第一天觀看人數達到了 312萬,峰值在線4萬人,單場直播漲粉12萬;目前重力聿畫《我是不白吃》的直播已經做到單場銷售額超百萬級別,場均銷售額約為48萬元,據團隊透露,目前我是不白吃在全網虛擬IP直播的銷售數據中居第一。

    商業化思考前置

    在整個公司的發展歷程中,「商業化前置思考」和「避坑能力強」是重力聿畫團隊突出的地方。

    關于前者,從品類的切入點就可以得到驗證:重力聿畫選擇了可開發范圍極廣(無論是品牌商還是受眾)的美食品類,同時這也是一個大的投放品類。再比如,在IP的設計上,「我是不白吃」在每個視頻的結尾都有一句slogan「我是不白吃,我真是太有文化了」,強調「不白吃」在美食文化上的“專業”而不僅僅是傳統動畫IP的“可愛”或“有趣”,這個“專業”的“人設”提前預留了商業化價值。

    在避坑上,動畫IP擺脫了「真人」IP的大多數風險:經濟糾紛、產能、突發意外等問題都不存在,同時「我是不白吃」的配音也不是固定聲優來配飾,而是經過了多個軟件的合成——你可以理解為,經過這套合成工序,任何男生配音最后都可以展現成不白吃現在的音色。

    朱宇辰認為:快速發展的短視頻及直播正在讓消費發生一次變革,消費者不再像曾經那樣“去哪買”,而是轉變成為“跟誰買”。這將導致傳統的購物平臺淪為貨架,因此平臺大力發展能夠帶領消費者消費的“人”。但真人網紅、明星卻有暴雷和人設崩塌的風險,解約風波成為隨時引爆的定時炸彈。同時,真人網紅往往并非依靠資本打造,頭部網紅很多時候“天生就是做這個的”,這讓如何穩定發展并快速復制成功案例變得極不可控。而虛擬形象則完全無需擔心真人的不可控因素。 

    再比如,在品牌招商上,重力聿畫商業化之初就成立了招商團隊,不做松散的接單模式,而是與在供應鏈里的資深團隊共同開展招商過程,從帶貨初期就能夠與頭部品牌合作,避免出現因為“合作品牌質量差”而傷害IP的問題。

    在第一個「不白吃」IP 穩定后,重力聿畫開始建設「不白家族」,目前不白吃的姐姐「我是不白用」已經上線。與不白吃不同,我是不白用瞄準了家居、日化、小家電這一品類,主打年輕女性的下沉市場,而「不白用」上線 2 個月已經做到了抖音 70 萬粉絲、快手 120 萬粉絲。除此之外,重力聿畫即將在各大消費垂類的內容布局,建立內容矩陣。

    在短視頻之外,40億的播放量也讓重力聿畫團隊看到了動畫IP的潛力,目前重力聿畫也希望讓我是不白吃從短視頻走向更多平臺和內容模式甚至院線,將其打造成國民美食動漫IP,同時布局更多矩陣新作,完成重力聿畫內容+消費商業化的閉環。

    三级床上长片完整版录像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爱网